造车就像围城?前有小米入局造车 后有吉利布局高端手机

“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或许隔壁的风景更吸引人。

3月底,小米创始人雷军决定堵上半生荣誉进军造车行业,而在此之前也有不少跨界而来的造车选手。这个时候,老牌自主车企吉利汽车的掌舵人坐不住了,“你们都能来我这头看看风景,我为什么不能看看外边的风景?”

9月28日,由李书福创办的湖北星纪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正式宣布进军手机领域。该项目总部落户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定位高端智能手机,整合全球技术和资源,服务全球市场。

是的,当年凭借“汽车就是四个轮子加两张沙发”入局造车的李书福,如今再次以极大的魄力投身手机制造业了,而且要造高端智能手机。

造手机也是为了造车!

在众多科技企业都投身造车的背景下,李书福这波“回手掏”显然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更何况,在智能手机这条赛道上折戟的高手数不胜数,360、格力、TCL、海信、海尔等企业均已沦落到小透明的地步,如今这条赛道上还混的不错的,无一不是跺跺脚手机市场就要抖三抖的企业。

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手机的出货量为3.26亿台,比起四年前,减少了近一半左右,智能手机的风口似乎已经过了。那么,李书福又为何非要造手机呢?这事怕还得从汽车产业的变化说起。

当年某汽车品牌的广告文案里是“买车要有冷气,也要有音响”,但如今大部分汽车品牌都将旗下车型搭载的黑科技配置放在了宣传文案中,收音机+空调就是顶配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车机系统承载的互联、娱乐、导航等功能的强大与否正在左右消费者买车的选择了,这个时候,智能座舱越来越被汽车企业们所重视。

而手机是打造智能座舱不可或缺的一环,它在实现数据共享,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数据服务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李书福在宣布造手机时也表示,“手机是快速迭代的随身移动终端,是电子产品市场验证及软件创新的应用载体,既能让用户尽快分享创新成果,又能把安全、可靠的一部分成果转移到汽车中应用,实现车机和手机软件技术的紧密互动。未来跨界打造用户生态链,依法构建企业护城河已成大趋势,手机可以链接车联网、卫星互联网,打造丰富的消费场景,做强生态圈,为用户提供更便捷、更智能化、万物互联的多屏互动生活体验。”

由此可见,李书福不仅是在做手机更有打造汽车智能网联生态闭环的想法在里面。汽车分析师林示对《道哥说车》编辑表示,其实吉利造手机的逻辑是很清楚的,就是要形成一个汽车智能网联生态闭环。汽车正在向智能化发展,万物互联已经成为趋势,吉利旗下包括很多其他品牌汽车,都有手机远程启动,以及远程操控的功能,手机已经成为驾驶员身边不可缺少的东西。另外,在安全性方面,使用本品牌手机也能最大程度保证车辆的数据安全,对于车辆及消费者的信息安全有很强的保护作用。

吉利已经不是原来的吉利了

毫无疑问,今天的吉利响彻大江南北源于其汽车业务,吉利汽车全球累计销量超过1000万辆,成为首个实现乘用车产销突破1000万辆的中国品牌车企,与此同时获得吉利汽车血液注入的汽车企业也遍布全球,人们熟知的戴姆勒、沃尔沃等均在此列。

如今的吉利已经不是1988刚在浙江临海吉利豪情汽车工业园拼凑出“豪情”的弱小车企了。并且,吉利帝国的版图也早已不仅仅有汽车制造业拼凑,近年来,吉利的手已经伸到了更多前瞻科技领域,加快了向创新型科技企业转型,包括布局手机、卫星、飞行汽车均是吉利科技转型的重要助推器。

就在9月27日,吉利打造的全国首个商业化卫星工厂首星下线,至此吉利商业航天业务已涵盖卫星设计研发、制造、运维服务等全产业链,按照吉利的构想,这将持续为智慧通讯、智慧交通、天地一体化出行生态等构建科技优势。

至于李书福造手机会不会有压力,或许会的,但并不意味着会输。

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在此前召开的2021互联网大会上也对李书福造手机的事情表达了他的看法,“我现在开发车机人也有上千人,开发一个手机也不过这点人,并且开发一款手机的投资大概几个亿,开发一款车的投资几十个亿,你们既然能做汽车,我为什么不能做手机,同时手机和车机之间完全是互融的,这个逻辑有一定的道理。我不知道吉利集团会这样的决策,但现在造车机的老兄都是手机过来的,现在雇的软件工程师基本上是手机工程师。激动人心的时代来了,大家斗吧,我不认为造车机的人会输给造手机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芯片供应紧张的背景下,2021年上半年,吉利汽车营收达45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2%,净利润24.1亿人民币。此时李书福喊出与雷军造车时同样说过的“赔得起”,底气会十足。

主营产品:电铸设备,环保设备,金盐银盐- 金钾 银制造机,金/银/铜回收 电解设备